阅读历史
换源:

五、困胜监牢

作品:帝国星穹|作者:圣者晨雷|分类:历史穿越|更新:2019-09-25 07:54:09|365bet足彩投注_365bet投注vip_365bet平台官网:帝国星穹TXT365bet足彩投注_365bet投注vip_365bet平台官网
  在萧由凝视之下,赵和闪避着对方的目光。

  只不过刚才他那种茫然之态也没有了。

  好一会儿,他才问道:“那我……那我能做什么呢?”

  “这个不要问我,要问你自己,你能做什么呢,假如你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,那就四处走走,四处看看,总能找到一个地方需要你,总能发现某些人需要你。”萧由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  赵和心里的茫然渐渐褪去了。

  萧由说的不错,他是谁,他来自何方,那些都不是他能决定的事情,他应该四处走走,找一些他能够决定的事情去做。

  “赤县侯,赤县侯!”

  有人在后边叫着,赵和回头一望,却是一个看上去有几分眼熟的内侍。

  内侍陪着笑走了过来:“赤县侯……”

  “叫我?”见他始终盯着自己,赵和莫名其妙。

  “恭喜赵侯,贺喜赵侯,陛下即位第一份令旨,便是以赵侯策立之功,封为赤县侯!”

  赵和哑然无语。

  这是赵吉……哦,赢吉能做得出的事情,想来此时大将军曹猛恐怕有些不快,朝中的文武百官也都是头上如斗。

  “为这赤县侯之封,陛下可是真舍得啊,陛下说了,他今日只有这一旨意,诸臣能答应,他就当这个皇帝,若是不答应,他还是去咸阳城丰裕坊里快活去,朝中的事情,与他无关。”

  “大将军当先答应,群臣也纷纷应可,故此赤县侯可谓是众望所归。陛下见此事已定,甚是欢喜,已经提前退朝,将朝中大事都交与了重臣们拟议,他去了御书房,要在那儿见赤县侯。”

  赵和可想得到,当赢吉在勤政殿中耍这无赖时百官是个什么神情。

  不过仔细一想,也不得不承认,赢吉这一手还是很妙。

  一来通过赤县侯的封爵,显示了自己的存在感,表明自己的独立性,二来也以这个看似无理的要求,从朝政中脱身,让以大将军曹猛为首的辅政大臣放心。

  与朝堂上的权力分割相比,赤县侯……一个区区的关内侯罢了,实在是不足一提的小事。

  “陛下说了,请赤县侯一定要见他,因为从今日之后,他再也没有了伙伴朋友,赤县侯若不去见他,他就当真成了孤家寡人了。”那内侍见赵和有些犹豫,小声说道。

  这句“孤家寡人”说服了赵和,而且赵和也想知道,如今这种情形之下,赢吉会对他说些什么。

  跟着那内侍默默而去,萧由在后边看着他的背影,抹了抹额头的汗水。

  “所以说,带这种十五六岁的叛逆少年是最让人头疼的……不过总算安抚住了,想来他不会再闹出什么事情。”自己嘟囔了一句,萧由看了看天空,然后微微一笑。

  这样也好,经历的事情越多,自己这位“小师弟”心智会更为成熟。他应该能够知道,聪明才智只是手段,真正要成就大事,就必须……顺势而为。

  赵和跟着内侍,在长宫乐中拐来拐进。他抵达的不是勤政殿外的外书房,而是内宫之中的内书房。

  赵和并不知道,这里极少有外臣进来,即使是大将军、丞相这样的内外朝重臣,不经天子特旨,也是不能到这里的。

  他到这的时候,发现许多内侍正在忙着搬东西。

  “这个不样,这个也不样,这些书通通不要……什么御书房,书就是输,总是输输输的,有什么好,要给我赢赢赢胜胜胜才好!”

  赵和停住脚步,那内侍同样停下来,他向赵和做了个手势,赵和才迈步跨过门槛。

  赢吉一身帝服,只是没有戴那沉重的帝冕,正支使着一群内侍奔来跑去。看到赵和进来,他一摊手,叹了口气,百无聊赖地道:“算了算了,我以后不可能再赌了,就算睡在书上也没关系了。”

  赵和微微一笑,抱拳拱手。

  赢吉唉声叹气:“我就说了,当这个鸟皇帝,最后必然是将自己当成没有朋友的孤家寡人,连你都要对我行礼了……当真无趣之至!”

  他看到书房里实在太乱,当下拉着赵和,又走出书房,来到了书房外的院子。

  一群内侍宫女慌忙跟了过来,却被他赶开,那些内侍宫女只能远远跟着,无论赢吉如何再驱赶,就是不肯离开。

  “你看到没有,在这地方,比监牢里还要难过,就算是尿个尿,至少也有十双眼睛盯着你。”赢吉对赵和道。

  赵和没有回应。

  赢吉也沉默了起来。

  两人在院子里走了十几步,赢吉突然烦躁地道:“不论你信不信,我真未曾想过要欺瞒你,我只是怕死,不敢让人知道这事情!”

  “我信。”赵和终于开口。

  “我也不想当这个皇帝,但是,换了别人当皇帝,我怎么办?公孙凉将你当成了我,处处追杀你,换了别人当皇帝,也一样,而且现在他们知道我才是我,我,我……”

  说到这,赢吉脸胀得通红,怎么也说不下去了。

  “我也明白。”赵和停下脚步:“不过既然你当了这个皇帝,那么,就当个好皇帝。”

  “啊?”

  “就这个样子,别忘了你在市井这中的那些朋友,那些饿着肚子的人,那些斗鸡屠狗只为两顿饱饭的人,那些睡在棺材里琢磨明日早餐在哪儿的人……那些跟着好心的夫子读书的贫儿。”

  赢吉看着赵和,眼神有些怔怔:“你真不怪我?”

  “我怪你你就会将这个皇帝给我么?”赵和哈哈笑了起来:“而且如你所说,这里比监牢里还要难过,我已经在铜宫呆了十几年,难道要换个监牢再呆一辈子么?”

  赢吉低下了头,好一会儿,他才抬脸道:“阿和,你当真是个好人。”

  “呵呵,也许是……”

  两人并肩走了好一会儿,赵和正要告辞,赢吉又转过身,郑重地对赵和道:“我答应了大将军,只问政而不干政,但大将军也答应了我三件事情。第一件事情是你的赤县侯,这是实封,我知道你不在乎这个,你连皇帝之位都不在乎,但有了这个爵位,至少可以让你不饿肚子,不需要去睡棺材。”

  赵和不由笑了起来。

  “丰裕坊的那座宅子,就是你的赤县侯府,每月都有人将俸禄给你送去,你爱怎么花用就怎么花用,唉,我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一点了。”

  “已经够了,别说半年之前,就是一个月之前,我都想不到能过上这样的日子。”赵和见他还有些懊恼,便玩笑道:“我要不要跪下来谢恩?”

  赢吉狠狠白了他一眼。

  “第二件事情是王夫子,王夫子乃我的蒙师,大将军将我安置于丰裕坊,正是看中了王夫子博学多才,胆识过人,还清廉正直、重情重义。大将军说儒家中多是满嘴仁义道德实际上薄情寡义之辈,但只要出了一个真儒,那定然可以成为世人楷模。我以为王夫子是真儒,所以让大将军追赠他为鲁国公,配享孔庙,于曲阜孔庙为他独建一殿……”

  赵和点了点头,这是王夫子的死后哀荣,虽然王夫子本人若还能说话,肯定是会拒绝的,但作为生者,也只能以此来弥补心中的遗憾了。

  “鹿鸣会跟着清河县主,你也只管放心。”赢吉又道。

  这个安排,比让鹿鸣跟着赵和还要妥当,毕竟鹿鸣还那么小。

  “第三件事情,我要以你为稷下学宫祭酒,以萧由为临淄王相,以李果为北军中郎,替我去齐郡一趟。”赢吉说到这,脸上露出一丝笑来。

  赵和不解地看着他。

  “嬴祝被废为临淄王相,你们可以慢慢玩,从咸阳到临淄,路远着呢。”赢吉意味深长地说道:“别太快把他玩死了……哦,对了,我带你去看他。”

  赵和顿时无语。

  萧由为临淄王相倒还靠谱,也,一介少年,才十五岁,下半年十六,去名闻天下的稷下学宫当祭酒?

  “你这是把我架在火上烤啊。”赵和道。

  赢吉嘿嘿了两声:“我本来是想让你为稷下学宫令,至少也得是个山长,但是大将军说这会逼死人,所以只能先委屈你,稷下学宫最是支持嬴祝,当初他们派出的那个谭渊,你还记得么?”

  这是让赵和去稷下学宫报复啊。

  赵和知道赢吉报复心挺重,没想到的是,他连死人都不放过。不过看着赢吉脸上那几近谄媚的笑,赵和顿时明白。

  赢吉自己对稷下学宫并没有多少怨气,他是在帮赵和出气。

  “其实你不必这样……”赵和道:“有第一第二,我意足矣。”

  “不行,大丈夫自当快意恩仇!”二人来到了一座小池前,小池中水声淙淙,他看着那水好一会儿,然后笑道:“阿和,有朝一日,大将军的那个位置,理当由你来坐!”

  赵和愣了愣,向周围看了看。

  “这话我对大将军也是这样说的,当他面说的,若我说别人,大将军肯定不喜,说你,大将军只会高兴。”赢吉道:“你今年十五,就算十六,哪怕三十岁当上大将军,那也是十四五年之后的事情,大将军十四五年之内不必担忧啊。”

  赵和低头不语,再抬眼看赢吉时,目光中带着丝陌生。

  看来赢吉很快就适应了自己身份的变化,这样的话……他就放心了。

  “不说这个,走,我先带你去看看嬴祝!”赢吉突然大笑起来。